清河聂家聂怀桑

【衍生私设】聂二带娃记

又名 邪教组织传销
ooc!ooc!ooc!
怀桑非常ooc!
严重吹桑!慎!
半残画手写文系列!慎!
文笔很白!慎

为何当初我要接下这对烂摊子。。。
聂怀桑捂心沉痛道。

两日前。清河 不净世 清谈会。

        聂怀桑揣着新收入的话本折扇,悄眯眯地路过聊的正欢的各家修士。
        就在他快要穿过大堂时,一串熟悉的,欠揍的,不和谐的笑声冒了出来,聂怀桑被吓了一抖。怀里的话本扇子'噼里啪啦'落了一地。 堂里修士的视线'咻'的转到聂怀桑身上。
        “没事,你们继续,你们继续。”转过头尴尬的笑笑,聂怀桑怨念的将他的宝贝们收进乾坤袋中,无视身后害他宝贝落地的魏婴江澄。
        “嗨!怀桑你停停,咱有俩小麻烦,给你帮忙看个几天!只要你帮!这宝贝,就给你啦!”追上来的魏无羡一把拽住住聂怀桑腰上的墨玉佩,边上的江澄伸手从乾坤袋中拽出个物件。
        聂怀桑无奈别过脸,讪讪笑笑,到道:“魏兄,我什么都不知道啊。”从魏无羡手中抢救过自己的玉佩带好,“有事找你们家含光君鬼将军啊...我能干个些什么......欸?” 聂怀桑默默拢了拢自己过长的头发,一个飞扑扑过江澄手中的物件“这琵琶?墨玉骨?纤金弦?至宝呢这是!!!”
        “嗯,它名为'若愚',只要你肯帮,它就归你了。干不干?”一直边上储桩子的江澄,伸手捞回差点扑出去的聂怀桑,抬眼盯着他。
        “干干干,当然干。”抱着若愚从江澄怀里钻出来。“咱们仨啥关系哟~这点忙当然帮~话说,这么珍的东西你俩——”
        “温宁给你找来的问他去,二哥哥和温宁去安顿麻烦去了,怀桑啊,多照顾一下啊,咱俩有事先走了,下次来不净世找你玩那呐!”伸手薅了把聂怀桑的满头长毛,牵着不知从哪窜出来的小苹果光速退远,甩下这一句话便和江澄消失在聂怀桑的视线中。

         然而,我们揽下一堆莫名其妙的烂摊子的聂怀桑并不知道,他踏上了条被扳掰的九转十八弯的不归路。 (憋笑*///●u●///*

         安顿好前来参加清谈会的各家修士,聂怀桑颠儿颠儿得抱着若愚回到自己的院府。
         推开房门,踏过门槛,正思考连含光君鬼将军都处理不了的的麻烦到底为何物,突然只觉得腿上一痛,低头看着趴在自己腿上穿甚是眼熟的白团子,以及一地的话本。突然浑身一抖。
         白团子扶着聂怀桑大腿缓缓站起,拍了拍自己校服,抬头看向聂怀桑,突然面色严肃开口:“公子。”

T.B.C.

大概会一直写下去吧。。。
不知道有没有人能受的了我的花式吹桑呢。。。。
还有大家来猜猜那个团子是谁呀~
到后期他是怀桑的cp。

我感觉,我的叽太徒弟大概是疯了,每天对我讲——细腰大屁股好生养,师傅放心,我不嫌弃你!这是故意找茬吗。。。我突然不想要这个纯阳成男的号了。。。我要换成咩太的!!!

【瞎扯】虐文党宣言

嗯哼我也很喜欢虐文呐~

制小杖:

北邙山下尘:



在微博上跟人怼(不是)的产物,为了避免我的撸否三月份没更新四月份依旧没更新的惨剧,在这边存个档,混更。


我提的原po微博搜“甜文党宣言”即可。




=正文分割线=




在首页看到某po之后生起的逆反心理,非同好小伙伴慎戳避雷。




虐文党宣言




诸君,我喜欢虐文。


诸君,我很喜欢虐文。


诸君,我非常喜欢虐文。 


我喜欢青梅竹马翻脸成仇。我喜欢一见钟情遇人不淑。


我喜欢双向暗恋无疾而终。我喜欢互通心意鸡同鸭讲。


我喜欢十指交扣若有所失。我喜欢目光交汇各怀鬼胎。


我喜欢唇舌交织貌合神离。我喜欢共赴云雨同床异梦。


古今中外,五湖四海,天上地下,六合八荒,任何题材任何背景的虐文,只要写得好,我都喜欢。


我喜欢同一阵营的伙伴,最终因理念不合分道扬镳,哪怕日后在决斗场上相见,也绝不会手下留情。


也喜欢不同阵营的对手,私下相互欣赏甚至引为知己,却不会因算计弄死对方皱一下眉头。


我喜欢一起追求理想的人,在理想破灭的时候握着对方的手,相视一笑,慨然赴死。


也喜欢一起追求理想的人,在理想实现的时候只可共患难不可同富贵,私交有憾,唯留功业不朽。


我喜欢爱一个人,求而不得,淹死心底不可告人的暗恋。


也喜欢爱一个人,求而不得,巧取豪夺强扭的瓜却不甜。


我喜欢爱一个人,求而得之,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


也喜欢爱一个人,求而得之,最后被岁月消磨了所有激情和当初美好的时光。


我喜欢为爱人对抗世界,历史的车轮下肩并肩被碾碎的两颗蝼蚁。


也喜欢为世界放弃爱人,拥万里江山,享无边孤单。


我喜欢在一起之后困于柴米油盐再不是童话的王子和公主。


也喜欢嫁入高门后忘却了当年淳朴善良的自己的灰姑娘。


我喜欢彼此都太过锋芒毕露互相刺得遍体鳞伤的相似。


也喜欢本来珠联璧合却随着时间推移终于决裂的互补。


我喜欢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


也喜欢涸辙之鱼曾相濡,他日相忘于江湖。


我喜欢轰轰烈烈,生死皆如绚烂之夏花,哪怕短暂亦能夺人眼目。


也喜欢乏善可陈,身后一地鸡毛无人问,用冗长而平庸的一生去见证他人的故事。


我就是喜欢这样对自己和他人笔下的主角:【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


而这都是为了动心忍性,从TA身上的每一个犄角,榨出让我迷醉的——


人性的光辉。


顺流而下,人皆可为,只有逆流而上的勇者,才能震慑我的灵魂。




诸君,假如上面那段话让你有所共鸣,假如你受够了那些腻歪的所谓小甜饼,那么:


翻出你的文档,敲起你的键盘。


开虐重英豪,文章教尔曹。他人怀糖罐,我有笔如刀。


人各有好,我不会揪着谁的头发强迫TA接受我喜欢的东西,也不会用软弱浮浅形容跟自己喜好不同的人。


我只是想在满屏糖粒子里面发出一点声音,让我的同好知道,我们绝非异类,我们并不孤独,仅此而已。




毕竟我们的口号是——


只求曾经拥有,不求天长地久。


生前何须圆满,死后自会重逢。


灵秀 - 双笙 
词:清歌 
曲:佐暮 
春深处 碧叶纷纷落在老禅院 
风起时 铺满檐下阶前 
记那年 阳光斑驳了黛青石板 
木鱼声声 经书几卷 
是初见 
树下早课枕着梵音欲入眠 
忽有彩蝶翩飞不觉追愈远 
你赤脚过溪涧 
山中归来携一株幽兰 
笑问方寸之地可借 
曾叩问苍天 
亦在佛前合掌祈愿 
用我千载荣枯换一世悲欢 
长明灯下蓦然回眸那一眼 
却说因果原来业障 
我只影彷徨 
且待浴火焚烬此身 
三分执念七分痴妄皆消散 
尽余枯枝静默无言 
与你共将四时守望 
一梦天荒 
那过往 
任凭流水和风细诉着时光 
携来几许回忆镌刻成诗行 
是你提笔记下 
亭亭玉树旧日佛堂 
共我一生落在纸上 
曾叩问苍天 
亦在佛前合掌祈愿 
用我千载荣枯换一世悲欢 
长明灯下蓦然回眸那一眼 
却说因果原来业障 
我只影彷徨 
且待浴火焚烬此身 
三分执念七分痴妄皆消散 
尽余枯枝静默无言 
与你共将四时守望 
一梦天荒

狐行

长街上人声熙攘 
不住朝四处张望 
飞檐下绿瓦红墙 琵琶声悠扬 
将身侧细细打量 
见春风拂开海棠 
允我沉醉于这番 人间风光 
山涧中 清泉缓缓流淌 
却倦了 时日无端漫长 
听闻传说里 世间百态众生万象 
便对 红尘心生向往 
又怎惧 双手空空闯荡 
青岩旁 慵懒沐浴日光 
有乍现灵光 折方帕将尖耳掩藏 
扮作 无邪孩童模样 
曾以为 天地在方寸手掌 
而如今 迷失纷沓乱象 
看形形色色过客 川流不息来往 
踌躇徜徉 该去何方 
徘徊于繁华万丈 
竟不觉辘辘饥肠 
忽而嗅得从何处 传诱人芬芳 
禁不住垂涎三丈 
循几缕气息前往 
玲珑白团卧笼上 软嫩鲜香 
迫不及待欲细尝 
钱袋却如斯空荡 
叹初涉繁复尘世 还未懂伦常 
素裙侍者笑温良 
青衣掌柜浅思量 
暮色里携手同归 不再流亡 
白日里 端茶递水匆忙 
闲时也 来将两人端详 
虽无法言语 亦身着麻布糙衣裳 
相视 眸中仍有微光 
昨日听 流言四起传街巷 
大抵是 凡人由妖所伤 
看形形色色过客 嘲讽或是惊惶 
暗自立誓 心怀善良 
月下烹清茶相商 
识世故前路且长 
愿继续游历四方 阅天下宽广 
知恩该予何报偿 
将灵气凝于股掌 
尔后悄然消失于 夜色苍茫 
长街上人声熙攘 
温言软语伴身旁 
她们许是依偎着 互诉衷肠 
抑或是迭和更唱 
如春风拂开海棠 
允我沉醉于这番 最旖旎风光 
悠悠醒转于晨光 
听闻轻唤绕耳旁 
一瞬恍惚竟难猜 谁声音清亮 
喜极欲传讯同享 
徒清风掠过空房 
萍水相逢只存留 悠然遐想

桓武迁京 天下冀升平
百鬼夜行 魑魅魍魉难安宁

身着狩衣 护黎民百姓

阴阳两界 唯有吾等方通行
长更入夜 青灯亦化形
天狗喰月 幽幽狐火燎乡町
现成真姿 喼喼如律令
邪魔尽退散 莫伤我 生人命
魔矢破 封印除
梦中蝶语隐命数
犬神依 狐妖服
五行相克亦相出
童子笑 雨女哭
恶灵善心时难覆
本我迷 阴阳路
不知孰是孰非孰正孰误


虽 旧忆失
心意决绝护王都
母子别 夫妻合
秋枫林中红叶服
万鬼避 式神佑
威名远扬名侯负
阵法作 符咒成
镇阴阳两界亦守八方稳固
黑夜山下 鬼门危机显
兄妹情深 奈何神氏把祭献
手持长弓 除妖箭在弦
阴阳两界 作乱之鬼终受谴
凤火难近 数百年人间
咒印难除 占卜天命无戏言
临兵闘者 皆阵列在前
阴阳会归一 尽神道 持正念
人双生 黑白离
生死相隔难相忆
怨气聚 自难敌
幸有友依身可寄
青龙陷 朱雀避
四方守护封印毕
天地覆 阴阳逆
不过亦是亦非亦正亦鄙
纵 酿旧错
心意决绝护王都
阴气净 梦魇逐
旧敌化友来相助
万鬼避 式神佑
威名远扬名侯负
阵法作 符咒成
镇阴阳两界方守八方稳固
魔矢破 封印除
梦中蝶语隐命数
犬神依 狐妖服
五行相克亦相出
童子笑 雨女哭
恶灵善心时难覆
本我迷 阴阳路
不知孰是孰非孰正孰误
人双生 黑白离
生死相隔难相忆
怨气聚 自难敌
幸有友依身可寄
青龙陷 朱雀避
四方守护封印毕
天地覆 阴阳逆
不过亦是亦非亦正亦鄙
纵 酿旧错
心意决绝护王都
阴气净 梦魇逐
旧敌化友来相助
万鬼避 式神佑
威名远扬名侯负
阵法作 符咒成
镇阴阳两界方守八方稳固


廓尔:

作曲 : 潮汐-tide

  作词 : 冉语优

  编曲:潮汐-tide

  混音:MR曾经

  说太上忘情,无为真法

  该当反手剑斩桃花

  缘何生了三千丈白发

  十里软红看不透它

  说天下仙家,无牵无挂

  一生一世落踏潇洒

  问道求长生

  哪管甚么雪月风花

  犹记得当年,白衣御剑

  邀来天君为我作驾

  乘风看尽了十方繁华

  明月清风诗酒当茶

  并肩看天下,流云披霞

  玉楼广寒一夜无话

  此生怕不怕

  难忘谁人眉眼如画

  御剑情缘似如,昙华一刹

  谁不堪点化

  来年碧水桃花,忘川水饮下

  也罢

  眸中月光,心上朱砂

  为了哪个她

  舍了千里烟霞,去了天涯

  说太上忘情,无为真法

  当年反手剑斩桃花

  缘何生了三千丈白发

  十里软红看不透它

  说天下仙家,无牵无挂

  一生一世落踏潇洒

  问道求长生

  哪管甚么雪月风花

  犹记得当年,风雪交加

  恩怨化酒痴痴饮下

  管它是神是魔是仙家

  来生何惧千年一霎

  并肩看天下,流云披霞

  尘间渺渺相对无话

  此生怕不怕

  难忘谁人眉眼如画

  御剑情缘似如,昙华一刹

  谁不堪点化

  眼前人,掌中砂,问谁放不下

  怕吗

  水底月光,镜中朱砂

  映出哪个她

  舍了千里烟霞,去了天涯

  御剑情缘似如,昙华一刹

  谁不堪点化

  来年碧水桃花,忘川水饮下

  也罢

  眸中月光,心上朱砂

  为了哪个她

  舍了千里烟霞,去了天涯

  舍了千里烟霞,去了天涯


你以为你家刀男真的很爱你么!

哈哈哈,好玩,不过狐球是总受••••••

阿梓:

梗源自空间里看到的一条说说


话说这个难道不是大众梗么??


加州清光
你以为清光光真的很爱你么?
你拆他耳环试试
你卸他指甲油试试
他不跟你赌气,算我输!

大和守安定
你以为安定真的很爱你么?
你动他的总司画像试试
你吃总司的醋试试
他不变成大和守不安定,算我输!

山姥切国广
你以为被被真的很爱你么?
你把他的被单抢走试试
你在他的被单上涂鸦试试
他的脸不红成番茄色,算我输!

小狐丸
你以为狐球真的很爱你么?
你把他顺毛的梳子偷走试试
你把他藏起来的油豆腐都吃掉试试
他不把你拎起来 cao 哭,算我输!

鸣狐
你以为小叔叔真的很爱你么?
你把他的面具摘下来试试
你把他的小狐狸抢走试试
他不把你压墙角,算我输!

烛台切光忠
你以为咪酱真的很爱你么?
你在他做饭的时候捣乱试试,
你把他食谱的一页撕掉藏起来试试,
他不请你品尝他的特质茶点,算我输!

鹤丸国永
你以为鹤球真的很爱你么?
你把他所有的恶搞工具没收试试
你罚他在走廊静坐一天试试
他不折腾地你没法消停,算我输!

一期一振
你以为一期尼真的很爱你么?
你让他弟弟全部远征试试
你把他写好的文件折成纸飞机试试
他不气成一期一直振,算我输!

江雪左文字
你以为江雪小公举真的很爱你么?
你拿他的经文垫桌脚试试
你把他的佛珠当脚链试试
他不破戒对你进行爱♀的教育,算我输!

压切长谷部
你以为长腿部真的很爱你么?
对啊,他就是很爱你(:3[____]
毕竟他可是压切·主命至上·废婶制造机·长谷部

(惊不惊喜 意不意外)

我天萌炸了~~

廓尔:

我真的太喜欢漏漏和仙儿的合唱了吧  敲好听!!!

《小城谣》
作词:赵千轻【十年言心】
曲编:胡碧乔【十年言心】
翻唱:萧忆情、哦漏

【萧忆情】
归时恰逢故城阳春三月天
熏风摇着酒旗茶幌遮人眼
花糕盈了满坊久违的香甜
伴着孩童放纸鸢
【哦漏】
隔街戏台上正娓娓唱风月
唱罢你情我愿到时过境迁
谁人听得曲调婉转的缠绵
感叹韶光直须怜
【萧忆情】
驻足梦中画亭边
【哦漏】
有燕双双傍青檐
【合唱】
翠幕绕堤 深深浅浅 恍见当年
【萧忆情】(哦漏和声)
柳叶儿弯弯拂水花儿转(花儿转)
【哦漏】(萧忆情和声)
水花儿转转着小船儿摇(小船儿摇)
【合唱】
小船儿摇摇过石桥南
石桥南她撑伞步款款
【哦漏】(萧忆情和声)
两黛罥轻烟柳叶儿弯(柳叶儿弯)
【萧忆情】
柳叶儿弯配着金雀儿钗(金雀儿钗)
【合唱】
金雀儿钗不慎滑落入我怀
惹得她羞向我看
………………………………………………….
【哦漏】
隔街戏台上正娓娓唱风月
唱罢你情我愿到时过境迁
谁人听得曲调婉转的缠绵
感叹韶光直须怜
【萧忆情】(哦漏和声)
驻足梦中画亭边
【哦漏】
有燕双双傍青檐
【合唱】
翠幕绕堤 深深浅浅 恍见当年
【萧忆情】(哦漏和声)
柳叶儿弯弯拂水花儿转(花儿转)
【哦漏】
水花儿转转着小船儿摇(小船儿摇)
【合唱】
小船儿摇摇过石桥南
石桥南她撑伞步款款
【哦漏】(萧忆情和声)
两黛罥轻烟柳叶儿弯(柳叶儿弯)
【萧忆情】
柳叶儿弯配着金雀儿钗(金雀儿钗)
【合唱】
金雀儿钗不慎滑落入我怀
惹得她羞向我看
…………………………………………..

【萧忆情】(哦漏和声)
柳叶儿弯弯拂水花儿转(花儿转)
【哦漏】(萧忆情和声)
水花儿转转着小船儿摇(小船儿摇)
【合唱】
小船儿摇摇过石桥南
石桥南她撑伞步款款
【哦漏】(萧忆情和声)
两黛罥轻烟柳叶儿弯(柳叶儿弯)
【萧忆情】(哦漏和声)
柳叶儿弯配着金雀儿钗(金雀儿钗)
【合唱】
金雀儿钗不慎滑落入我怀
【合唱】(萧忆情戏调部分)
诶~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戏调:柳叶儿弯弯 拂水花转】
小船儿摇摇过石桥南,
石桥南她撑伞步款款
【戏调:水花儿转 小船儿摇】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戏调:两黛含烟似柳叶儿弯弯】
金雀儿钗不慎滑落入我怀,
惹得她羞向我看
【戏调:不慎落钗入我怀,诶~】